麻豆传媒狠狠干日日射

“静静?有什么好静静的?为了一个见异思迁,随便认别人当干爹的势力小子?”

封行朗故意说得很大声。

大声到可以让自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女儿林晚听到。

从封行朗说话的口气来分析,他是对封十五乱认了丛刚当干爹很生气!觉得封十五就是个为了利益见异思迁的势力小人!

“行朗,你别说这么大声嘛!”

妻子林雪落连忙上前来制止丈夫继续这些难听的话。“这个封十五,简直就是狗胆包天!!四年前留了他一条小命儿,他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,现在竟然还敢变本加厉的跑来騷扰我家晚晚?他这是要自掘坟墓吗?找死是不是

?”

封行朗的话,是越说越犀利。

虽说丛刚提升了封十五的身份,而且封十五也表现出了他优越的一面,但落在封行朗口中,还是那般的不屑一顾!

或许最大的原因,还是因为封十五认了丛刚当义父;也就意味着冷落了他这个前义父!

“行朗!你这是干什么啊?申城是你家的啊?你不让封十五回,封十五就不能回了?再说了,我也没见他騷扰晚晚啊!”

林雪落叹了口气,“而且丛大哥都说了,他是要把封十五留给自己当上门女婿的!指不定人家封十五还看不上我们晚晚呢!”

牛仔妹俏皮唯美范街边风采

“呵呵!他封十五看不上我家晚晚?我还求之不得呢!”

封行朗是真的气不打一处来。他女儿如此之优秀,岂有别人看不上的道理?

“完了……完了!我家虫虫又要抑郁了!”林雪落突然开始担心起小儿子来,“我家虫虫喜欢安安这么多年,突然杀出个封十五……而且那个封十五又能文又能武,还是麻省理工的高材生……身手还那么好……我家虫

虫肯定不是他对手啊!!”

“这个死虫子!!他是要造反嘛!也要看老子给不给他这个机会!”

封行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。那模样,恨不得把丛刚揪过来直接塞嘴巴里嚼碎!

“爹地……妈咪……晚宴要开始了,我义父喊你们下去呢!”

封林诺闻声上楼,“对了,我们今晚的女主角封林晚公主呢?还把自己锁房间里呢?”

“你爹地他就知道发火!!”

林雪落埋怨起丈夫来,“女儿这么大了,有了自己的思想,你发火能管用吗?”

“稍安勿躁……稍安勿躁!你们俩老儿先下楼招呼客人!给我十分钟时间,一定把我亲爱的晚晚妹妹请下楼去!相信大亲儿子!”

封林诺一手揽过亲爹的肩膀,一手揽着妈咪的肩膀,把他们两个人朝楼梯口推了过去。

“臭小子,可不许对你晚晚妹妹动粗!你晚晚妹妹长这么大,亲爹都没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呢!”

临行下楼,封行朗还不放心的叮嘱上大儿子一句。

“知道了!晚晚妹妹是你们亲生的,但我却能照顾她一辈子!我比你们更爱她!”

将亲爹亲妈打发走之后,封林诺再次返回妹妹林晚的房间门口。

这里虽然是浅水湾,但河屯却给每一个孙子和孙女都留着房间。包括小小诺和小小米都有。

“封林晚,给你三秒钟时间开门!要不然,我就把封十五的联系方式告诉白豆豆和白芽芽……”

封林诺的‘芽’字还在嘴里,房间的门就已经打了开来;然后他就被妹妹林晚拖拽了进去。

“大诺哥,你真知道十五哥哥的联系方式啊?快告诉我!”

封林晚激动万分的说道。

要说心机,封林诺是真随了亲爹封行朗;他赌妹妹林晚还不知道封十五的联系方式;果不其然,被他给赌对了!

“唉!现在的小姑娘啊,那是一点儿都不矜持!”

封林诺懒散的在沙发上坐下,“我这手臂被我准妹夫勒得好疼好疼……有没有人帮我揉揉啊?”

“有有有!”

林晚立刻蹲身过去,开始给大哥封林诺捏起了手臂,“大诺哥,你现在感觉好点儿了吗?其实十五哥哥他只是想拉架,没想伤着你的!”

“唉,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啊!大哥白疼你了!就知道替封十五说好话!”

封林诺捏了捏妹妹的脸蛋,“让我看看,某人知不知道羞字怎么写!”

“大诺哥,别闹了!快把十五哥哥的联系方式给我吧!”

林晚急切的想得到封十五的联系方式,已经开始在翻找大诺哥身上的口袋了。

“老实跟你说吧,我现在还没有!”

封林诺幽哼一声,“不过明天一早,我保证能给你!”

“哦……大诺哥,原来你骗我呢!!”

林晚手臂也不给捏了,气呼呼的坐到了一旁生闷气去了。

“晚晚,你这么跟亲爹对着干,只会增加封十五在我们亲爹心目中的负面形象!你得跟封十五谈一场阳光明媚、微风正好的恋爱,才是我们亲爹乐意看到的!”

林诺开始了他对妹妹林晚的教育和提点。

“你以为我不想啊?你看爹地那凶神恶煞的模样,恨不得要吃了十五哥哥一样!”

林晚郁郁的说道,“爹地从来就没有看得起过十五哥哥!”

“现在不一样了!封十五成了毛丛叔的义子,而且还是麻省理工的高材生……爹地妈咪肯定会对他刮目相看的!”

封林诺撸了撸妹妹晚晚的脑袋,“连我都开始喜欢他了!”

“那又有什么用?”

林晚含泪说道,“刚刚爹地在门外说的那些话,听着太让人难受了!”

“其实吧,爹地之所以生气,我觉得更多的是因为封十五给毛丛叔当了义子,着实打了他的脸!”封林诺还是懂自己亲爹的,“正因为如此,你更得阳光一点儿、明媚一点儿!在爹地面前活泼一点儿,高兴一点儿!要让爹地看到,你跟封十五在一起,每天开心得不得了

!”

“可我开心不起来!”

林晚赌气说道,“我要是现在去找十五哥哥,我爹地肯定会凶我一顿,然后再迁怒于十五哥哥!”“现在的封十五,已经不怕你迁怒了!或许封十五不会反抗爹地,但他绝对不会在任由爹地宰割!要不然,我毛丛叔也不会让封十五跟我义父河屯先脱离义父义子关系,再

把封十五要过去当自己的干儿子了!目的就是想让封十五有一个能抗衡我爹地的身份!”

要说还是封林诺这个吃瓜群众看得最透彻!

“真的?那我现在就去找十五哥哥!”

林晚站起身就要朝门外走去,却被封林诺一把给拖拽了回来。

“让你矜持点儿,你怎么又忘了!”封林诺扯了扯领带,“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下楼跟亲爹和妈咪一起招呼客人!让爹地觉得,你并没有因为封十五的回归,而忤逆他!这样爹地就不会迁怒于封十五了!还有

,你也得给我点儿时间去打听封十五在申城的落脚点,以及他的真实想法!有没有结婚,或者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!”

“不会的!十五哥哥说他会等我四年时间的!我们约定过!”林晚急切道。

“啊?你跟封十五……还有过这样的约定呢?等你四年?那就是说……在之前的时候,他就对你动歪心思了?”

封林诺似乎扑捉到了点儿什么,“呵呵,这个封十五,还真是一头狼呢!”

“我就是喜欢十五哥哥做一头狼!”

林晚双眸放亮,“他打你跟小虫哥,还有安安的时候,不知道有多帅呢!”

“你这丫头啊……真的是女大不中留啊!”

封林诺哀叹一声,“我跟小虫可是你亲哥哥!我们挨打了,你竟然只看到了封十五的帅?也心疼到我们的惨?”

“大诺哥,你真能打听到十五哥哥的联系方式?还有住址”

林晚有些黯然神伤,“我刚给丛叔叔打电话,他根本不接;也不回我的任何信息!”

“放心吧,大诺哥答应过你的事儿,就一定会做到!”

林诺催促着妹妹,“你先下楼跟爹地妈咪招呼客人吧!今晚你是主角,你不下楼不合适!”

“我听你的,现在就下楼招呼客人!”

林晚讨价还价道,“但你答应我明天早上,一定要告诉我十五哥哥的联系方式和住址!不然我就跟爹地说你欺负我!”

“这才乖嘛!放心吧,大诺哥不会失信于你一个小毛丫头的!”

在封林诺的劝说下,林晚这才姗姗下楼,跟着爹地和妈咪一起招呼客人。

……

夜深人静。

封林诺给丛刚发来了第一条信息:毛丛叔,我想撮合我妹妹跟封十五!希望您能告之我封十五的联系方式!

弄到丛刚的联系方式并不难!从亲爹的手机里就能搞得到!这些年来,丛刚一直给亲爹封行朗当近身保镖的。

丛刚只是淡淡的看了信息一眼,并没有回复。

然后侧头朝封十五淡淡的说道,“看来,你有帮凶了!”

“会不会让我义父觉得我更恶劣?”封十五忧心反问。

“嗯……会的!”丛刚捏了捏有些他泛疼的眉心,“所以呢,你不许去找封林晚!至于封林晚来不来找你……那也不是你能管得了的事儿!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