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下载汅无弹窗

顾若熙的话,将席初云整个人都惊住了。

他真的没想到,她能这么坚决地告诉他,她爱上陆羿辰,就是命中注定的事。

席初云心口一阵阵抽紧的疼着,忽然很想笑,却又笑不出来了。

“这是一个可笑的笑话是不是?”

“初云,不能这样想!”

“我觉得,我现在忽然就变成了一个笑话。我还以为,之前是他先出现在的生命中,爱上他无可厚非。现在我来了,上天眷顾,失去了记忆,将他的部都忘记了,我以为,我这一次先了他一步,就能爱上我了。但最后……”

席初云声音竟然哽咽了一下,琥珀色的眸子这里,隐约浮现一抹潮红。

“终究还是愿意做若熙,不愿意做那个笑容干净纯透,喜欢喊我初云哥哥的小童。”

“……”

顾若熙的心口也跟着疼了疼,一张口,声音也哽咽了。

“初云……”

“会找到属于的,真真正正属于的那个天使。”

秀美小梓大展细软腰枝极其迷人

“心中最想要的那一个,不肯留下来,还要别人做什么!谁又能填补那个空缺?没有人!”

“初云,真的不能这样想。”

顾若熙很想安慰他,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合适。

“远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善良,才是最狠心的那一个!”

席初云冰凉的声音,犹如冷风拂面。

顾若熙抽了一口凉气,怔怔地看着他。

“这么残忍的事,都做得出来,还真狠心!”

席初云自嘲笑笑,眼角似有一抹晶莹闪过,反而他笑得更加灿烂了。

“若熙,不!还是唤小童吧,我希望,今天的事,就当没有发生过。”

席初云匆忙转身,背对顾若熙。

顾若熙好不容易将这个话提起来了,断然不会就这样结束。

“既然狠心了,我也只狠心这一次!我不打算继续这段婚姻了,我希望把属于我的自由还给我。”

“的意思是,我妨碍了属于的自由是吗?”

“我没有这个意思,但我真的不想用这段婚姻来束缚我们!我们之间根本没有感情。”

“那是!”席初云低吼起来。

顾若熙吓得肩膀一颤,席初云真的很少用这么强烈的口气对她说话。

她怔了几秒。

然后,她开口问他。

“初云,不觉得,慕容兰对真的很好吗?不觉得,们之间真的很合适吗?没发现,自己的态度,在面对她的时候,总是变得很容易激动吗?”

“到底在说什么?还是谁对说了什么!”

“没有任何人对我说了什么,初云我只是觉得,我们之间或许不像想的那样,或许对我只是兄妹之情。”

“兄妹之情?竟然觉得,我们之间是兄妹之情?”

“难道就没有一次真真正正认真考虑过,我们之间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吗?或许,有说的爱情,但是真正的爱情,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就不是爱情,而是折磨。”

席初云终于听懂了顾若熙的意思了,“是觉得,我们之间,已经对是一种折磨了?”

顾若熙终究没忍心点头承认。

“总之我真的不开心。”

“就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忽然闯入,又将我们分开了!”

“他怎么能是忽然闯入!原本我们就在一起了,不是吗?是的忽然闯入……”

顾若熙的话,几乎脱口而出,赶紧忍住。

“是我的忽然闯入?”席初云震撼地看着顾若熙,半晌无言。

“我希望慎重考虑一下,我们离婚的事,我什么都不要,净身出户。”

说完这句话,顾若熙转身出门了。

唯独留下还愣怔在原地的席初云,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。

顾若熙跑出去,回头看向席初云的书房,忍不住低声喃语一句。

“初云,对不起。”

……

席初云在书房里站了很久很久。

胸腔内翻涌的情绪,让他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方式发泄出去。

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。

点燃了一根烟,用力地吸了好几口,还是不能缓解心底的郁闷。

他开始在房间里不住暴走。

“慕容兰!慕容兰!一定是慕容兰!”

席初云气愤地低吼着。

他大步奔出书房,忽然冲着慕容兰的房间而去。

慕容兰都要准备睡了。

她睡觉前,喜欢看看手机上的各类比较杂乱的新闻。

这个时候,就听见有人用力一脚将门给踹开了。

连门锁都碎裂开来,可见用了很大很大的力气。

慕容兰一惊,从床上坐起来,惊怔地看着忽然闯进来的席初云。

“做什么!”她大声喊。

席初云却大步地奔了过来,一把掐住了慕容兰的脖颈。

她穿着真丝睡衣,浅粉的颜色,粉嫩粉嫩的可爱,长长的头发随便披散着,到处充满了小女人的柔情味道。

但在席初云的眼里,这样的慕容兰简直就是故意摆出这种姿态在勾引他。

“还觉得,现在这个样子,能引起我的兴趣吗?”

慕容兰浑身一个激灵。

他掐着她的脖颈,都让她呼吸困难了,可在他的眼里,她还是在勾引他……

“以前还觉得很谦逊,现在才知道,这么自大。”

慕容兰的话,简直就是在激怒他。

他的大手猛地更加用力,捏得慕容兰都呼吸不上来了,他还不松手。

“对她说了什么?”

就在发现慕容兰的脸色,渐渐变得发紫的时候,他猛地松开了手。

慕容兰瘫在床上,大口大口喘息。

她扶住脖子,疼痛的感觉,刺激她敏感的神经,忽然所有的委屈系上心头。

她怒瞪向席初云,“我对她说什么了?我倒是想问问,我还有什么话,可以对她说的!”

席初云触及到慕容兰眼里的泪光,忽然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。

这个女人,向来很少哭。

当年知道,慕容一家再遇灭族之灾的时候,都没有这样泪眼朦胧。

纠结在席初云胸口的怒火,忽然不知道要怎么发泄出来,短暂的犹豫之后,竟然不像先前那般愤怒了。

“若不是说了什么,她怎么会忽然提出离婚!这就是的伎俩!又回来迫害属于我的婚姻!这个女人,怎么就这么喜欢耍手段!”

慕容兰心头一疼,却笑起来。

“席初云,当年的慕容兰也不会做破坏婚姻的事,现在的慕容兰更不会做!觉得现在的,在我心里还有当年那样的位置吗?”

“我当年都不会,现在更不会!可听懂了?”

席初云的眼底掠过一抹震撼,总觉得慕容兰不知道那句话刺激到了自己,刚刚平息的火焰,竟然又再一次燃烧了起来。

“是啊,现在已经爱上宋秉文了!莫不上帮着宋家,前来席家做眼线的?说,已经够可悲了,还那么可悲又可怜地做着让人恶心的事。”

“在眼里,我已经一文不值了!不要用再来刺激我!如果可以选择,我巴不得再也不见到!”

“那就从这里离开!消失!如四年前那样,消失的彻彻底底!”

“……”

慕容兰有话刚要脱口而出,最后又咽了回去。

“不舍得离开?还说没有目的!怂恿若熙和我离婚,便是的目的是不是!到底还想做什么!”

“我没有!”

“既然没有,为什么要来席家!为什么不走!”

席初云低吼起来。

慕容兰的双手紧紧抓成拳头,拼命忍住那个真相,死死咬住牙关,不说出来。

如果被席初云知道,关关很可能是当年她的那个孩子,只怕会让席初云迁怒关关。

席初云是那么的讨厌自己。

不能说!

不能说!

“我就是想留下来,这里收留我,我哪里都不去!”

席初云忽地笑起来,“还说自己目的纯良,心思诡异的女人,以为能算计成功什么?”

“我不会离婚的,休想做任何破坏!”

席初云霸气说。

“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,囚禁着若熙!明知道,她有自己最爱的人,她对没有感情,却在她失去部记忆,没有选择的时候,执意和她结婚,觉得的做法就是为她好?只是霸道的占有!”

“觉得,等了那么多年,现在又一直等着若熙心里能有,改变们虚假婚姻的现实,错了席初云!”

“若熙爱的人,始终都是陆羿辰!现在不肯定离婚,只是在用自以为很温柔体贴的方式,霸道地对她施行心理暴力!”

“闭嘴!”

席初云震怒地咆哮一声。

“我可以闭上嘴,但改变不了事实!何必自欺欺人!觉得在用爱她的方式,保护她关乎她,只是在让自己的心,更舒服!说到底,还是为了自己,根本没有考虑到若熙的感受。”

席初云彻底被慕容兰激怒了,扬起一巴掌就要打下来。

但他的手,猛地顿在半空。

他从来不打女人,只是被慕容兰气急了。

但就这样放过慕容兰,怎消化心底膨胀的怒焰,忽然俯身压了下来,直接将慕容兰压在床上。

“我让闭嘴,听见没有!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